读胡赛尼有感

in 随笔 with 0 comment

失去人性,失去很多,失去兽性,失去一切。


读胡赛尼有感

“立志拂去蒙在阿富汗普通民众面孔的灰尘,将背后灵魂的悸动展示给世人”,胡塞尼凭着他的作品巨大的影响力,于2006年获得了联合国人道主义奖。他还创立了自己名字命名的基金会,为祖国的难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。现在想来,人道主义这个词似乎也离当代人很远了。

友情:朋友与狗

到了合上《追风筝的人》那一刻,“朋友与狗”这个形象的比喻再一次闪过我脑海。

书中的阿米尔和哈桑是一对朋友。阿米尔家境优渥,虽然没有细致的描写,但我想他应该英朗帅气。哈桑是阿米尔家佣人的儿子,塌鼻、兔唇,像一个做工粗糙的中国娃娃。阿米尔是普什图人,哈桑是哈扎拉人——历史上,普什图人曾迫害和剥削哈扎拉人,“以罄竹难书的暴行镇压了他们”。

但这并没有影响两个孩子成为朋友。至少儿时是这样。他们爬上院子的白杨,用弹弓捣乱。他们命名菜园的矮墙叫“病玉米之墙”,光着脚丫奔走嬉闹。他们一起玩追风筝的游戏,合作赢得了小镇上最后一次追风筝大赛——后来战争就爆发了。

不禁想起了小学时鲁迅的《闰土》。闰土带着迅哥在下雪的地上捕鸟,一起拾沙滩上晶亮的贝壳,如获珍宝。他给他讲看守瓜地的故事,讲他如何手持钢叉,与猹搏斗。在迅哥眼里,小伙伴俨然成了英雄。在“四四方方”囚成的院墙里,他无比期待这位在农忙时节过来帮忙的小英雄,给他带去新的故事。

而多年以后再相见,却见闰土跪下,听到他卑微恭敬的那声“老爷……”

如果没有漫长的铺垫,两人的友谊仿佛坚如磐石。但既然有了漫长的铺垫,那么结局早已注定。伟大的悲剧几乎都是这样。如果故事重复一万次,罗密欧是不是还会饮下那杯致命的毒酒呢?

人道,人的道义。道义,基于感情。友情、亲情与爱情。

后来读到了一篇文章,印象很深。文章这样定义朋友:一个人的儿子杀了人。他的普通朋友劝他去自首,检举自己的儿子,以求从轻发落;他的至交拿出存折本,兄弟,这五百万你先拿去用,逃命也好,打点也罢,一定会用到;而他的生死之交既没有劝他自首,也没有掏出钱,而是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——这个人令自己的儿子换上杀人犯的衣服!然后他说道,兄弟,你带儿子先避一避,就让犬子去顶罪吧!

引用这个故事,当然不是想说关于犯罪的东西。只是这篇文章引起了我的思考:朋友究竟能为朋友付出多少?

连队的战士提起过一个词,叫“狗友”,即狗一样的朋友。一方在友谊里倾注的情感,远大于另一方,那么前者,很有可能会成为“狗友”。像文中的哈桑,鲁迅笔下的闰土。他们在友情中把自己的身份放的很低,喜讨好,怕冷落,甚至不惜牺牲自己重要的事物来维系友谊——

文中的哈桑曾为了保护阿米尔少爷而被强暴。

哈桑就是那个追风筝的人。他追的不仅仅是风筝,还是穷极一生都渴望得到的——平等相待的友谊。可在那个时代,这是比舶来品还稀有的,一种奢望。因为阿米尔是普什图人,而哈桑是哈扎拉人。

如果你也是一些人前愿做狗的话,可以买这本书看看。

亲情:与熊搏斗的男人

“传说我父亲曾经在俾路支赤手空拳,和一只黑熊搏斗。如果这是个关于别人的故事,肯定有人会斥之为笑话奇谈……倘使有人质疑,那么,爸爸背上那三道弯弯曲曲的伤痕就是证据。

“爸爸是典型的普什图人,身材高大,孔武有力,留着浓密的小胡子,卷曲的棕色头发甚是好看,跟他本人一样不羁;他双手强壮,似乎能将柳树连根拔起;并且,就像拉辛汗经常说的那样,黑色的眼珠一瞪,会‘让魔鬼跪地求饶’……”

这是书里阿米尔,也就是“我”对爸爸的印象。在很多孩子眼里,父亲就像无所不能的超人一样。因为这个与熊搏斗的父亲的才能与眼界,阿米尔的儿时沉浸在衣食无忧的幸福之中。

书中有一幕让我难忘。战争爆发后,父亲带着阿米尔离开了一直居住的文轩,坐着一辆黑车和一车难民来到了异乡辟舆。在一处避难所外,父亲和一个吸了毒的俄国士兵发生了争执。因为这个士兵想和车上一名女士在卡车后面“单独相处半个小时”,作为通行的路费。

“你问他的羞耻到哪里去了。”阿米尔的父亲直视俄国兵。

“这是战争,战争无所谓羞耻。”

“战争不会使高尚的情操消失,人们甚至比和平时期更需要他。”这位父亲一字一句地说道。

在那一瞬间,俄国兵举起他的步枪,枪口正对着父亲。

我的心也在一瞬间提到了嗓子眼。我太喜欢这个角色了,真的担心他死于一颗卑劣的子弹。渴望这样一个父亲。他有着他们那一代人的固执,对新事物的疏远,对旧正义的坚持。小时候,犯了错后,他会视错误大小给予惩罚。一定会有惩罚。长大后,能举杯同醉,共话往事。

在阿米尔还小的时候,他把儿子抱在膝盖上说,“当你杀害一个人,你偷走一条姓名,你偷走他妻子身为人妇的权利,夺走他子女的父亲。当你说谎,你偷走别人知道真想的权利。当你诈骗,你偷走公平的权利。没有比偷窃更十恶不赦的事情了。”

书里的父亲,对阿米尔的爱很少,可以说是七成的厌恶,三成的爱。因为阿米尔的软弱,甚至说过“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他生下来,我真的不相信他是我的儿子”这样的话。但这个角色可爱之处在于,他从头到尾都在坚持着自己的人生信条,以绅士的做派对待他人。无论是富贵时,还是落魄后,甚至在知道自己得了不治之症,他也显得坦然。

病故前,他花光所有积蓄,给了儿子阿米尔一个体面的婚礼。

爱情:没有星至少有你

阿米尔的妻子索拉雅是一个美丽而知性的女人,一位将军的女儿。作者并没有过多地着墨在这位女士身上,但从她不多的一点戏份里,我看到了一位独立而坚强的妻子对爱情的包容。

第一次,她放弃了成为律师、成为政治科学家,以及父亲铺好的道路:在阿富汗解放以后,为国家起草一部新的宪法。这凭借她的学识和才干是可以实现的。但为了阿米尔,她成为了一名教师。

第二次,阿米尔踏上救赎之路,去寻找并救出儿时深深伤害过的哈桑的孩子——在纷乱的战火中。这个决定既轻率又危险,且不说能不能找到,重新回到阿富汗也是一种冒险——当时的阿米尔和妻子已经移民美国,过上了安逸的生活。他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,并没有和妻子商议。在我们这个时代的人看来,这几乎相当于人口失踪。但索拉雅却没有理由地支持阿米尔的决定,即使是去寻找一个和自己毫无干系的孩子这样的决定。

晚安。

对了,网易云音乐又拿回了《Time Will Tell》的版权了,可以快乐被养猪了 QAQ。


-EOF-

Responses